行业新闻

【记者调查】万亩荒山变身“油茶林”,金寨发展油茶产业“绿色脱贫”

发布日期:2020-03-20 浏览次数:226

  从劳务到承包 带动贫困户脱贫致富


  “以前山上也有野生的油茶树,哪知道这东西这么金贵。”张再帅是吴家店镇村民,今年初,他与当地引进的油茶种植企业金寨县人海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签订协议,承包了500亩的油茶管护任务,一亩地能挣千把块钱,一年就是40多万,“以前觉得守着荒山没啥用,都出去打工,现在看来,简直就是守着聚宝盆啊。”


  “很多人都知道橄榄油好,其实茶油是公认的比橄榄油更健康的食用油,而且烟点高,比橄榄油更适合中国人做菜。”吴家店镇党委书记戚家乐介绍,作为优质木本食用油,茶油是中国特有的天然营养品,目前生产量仅占全球主要植物油总量的1.6%,市场供应远远不能满足需求。


  有机油茶种植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因为不施农药、化肥,清沟、除草、修枝、上人工肥都需要人工,“一年需要除四次草,每次需要半个月时间,用工量在40人以上,其中贫困户占到20人左右。”张再帅说,在劳务用工上,基地会优先使用贫困户,每天的务工费用是男工100元、女工80元,“仅除草这一项,每个贫困户一次就可以拿到1200多块钱。”


  除了劳务帮扶,基地还鼓励贫困户直接承包。方荷花是吴家店镇观音塘村建档立卡贫困户,由于丈夫做了心脏搭桥手术,儿子又在上大学,原本殷实的家一下跌入谷底。


  不能外出打工,单靠家里的几分薄田,显然不能满足生计。在镇政府的牵线搭桥下,方荷花今年从人海农业承包了69亩油茶,除了能拿到每亩200块钱的管护费用,还能通过套种花生、芝麻、山芋每亩再增收300块钱。套种的种子也是公司统一提供,再由公司统一收购。“除去除草季节需要的雇工费用,每年大概能挣1万多块钱。”有了种油茶这项固定的收入来源,方荷花的心终于踏实了,“加上丈夫在家可以养养猪,相信日子一定会好起来。”


  “以前老百姓自己种,产量零散、分散风险也大,公司+基地+农户的模式,不仅让种植标准化、产品品质统一,老百姓的收益也不会受到年成好坏的影响。”戚家乐说,公司+农户“抱团闯市场”,让贫困户脱贫有了可靠保证。



  从种植到深加工 将附加值留在“金寨”


  2008年落户金寨县吴家店镇的人海公司,由归国华侨王士武创办。当年,王士武与妻子放弃国外的优越生活,来到山坳坳里带着老区的乡亲们拓荒种植油茶,让很多人觉得匪夷所思。“油茶生长周期长,7、8年才能有点产量,前期全部都是投入,周围人看着我们天天守着荒山,只见投入不见产出,都觉得我们傻。”提起近十年的筚路蓝缕,王士武十分感慨,“现在我们的茶种植面积已达1万亩,其中60%已经挂果。”

  “开花开出蜜来,结果结出油来”,有“绿色银行”之称的油茶树,一次种植、常年受益,盛产期可达80年以上,是名符其实的可以让“贫困户脱贫、乡亲们致富”的绿色银行。

  “自2008年开始种植油茶以来,基地累计扶贫用工已达32万多个。”王士武介绍,去年开始,企业搞管护承包,把油茶林承包给几十个管护大户,再由他们按需用工,直接带动了260个贫困户就业脱贫。

  油茶种植给贫困户带来可观收益,但要想致富,还得在产业上作文章。

  “一瓶纯茶油的价格在两三百钱,由茶油衍生出的护肤品等深加工产品价格更高。随着消费升级,大家更关注健康,愿意花更高的价钱购买更好的产品。”戚家乐介绍,茶油虽然金贵,但附加值却不在种植环节,如何将茶油的附加值留在金寨,避免“为他人做嫁衣”的尴尬,金寨正在寻求深加工上的突破。

  从一颗颗饱满的山茶籽,变成一滴滴色泽金黄、清香四溢的山茶油,在人海茶油加工厂,你可以看到一瓶茶油的生产全过程。

  “我们一开始只卖茶油果,价格很低。为了增加附加值,企业开始发展茶油深加工,探索出全国领先的茶仁压榨法。”据王士武介绍,为了规避传统工艺的缺点,生产出更加纯正茶油,企业和高校科研团队合作,设计了一套去除外皮,只用里面茶仁压榨茶油的工艺,“茶籽的外皮含有毒素,传统的加工方法中,即使是压榨,也必须使用化学品把混入的毒素去除,“去除黑色的茶籽外皮,用茶仁压榨,可以完全不使用化学品,还可以使茶油更加清亮。”

  据了解,由于油茶种植周期长,通常7-8年才能有产量,真正愿意沉下心来,从事油茶种植的并不多,导致油茶果供不应求。市面上的茶油,真正的茶油含量很少。让更多人吃到真正的纯正茶油,也是金寨延伸产业链,进行茶油加工的原因之一。

  “现在消费升级,如果东西确实好,不怕没有市场,就怕你生产不出真正好的茶油。”戚家乐说,金寨位于北纬31度,这里的茶油具有别的产区没有的品质,“以前我们这里只卖茶油果,很多人收购后加入其它原料,我们自己生产,可以提供高品质的茶油。”

  在茶油生产之外,金寨还进行茶油深加工,研发出茶油护肤品等高端产品。“茶油一直都有嫩肤功效。”王士武介绍,云南和西藏很近,紫外线强,因为云南盛产油茶,姑娘们习惯用茶油护肤,所以都很白嫩,而西藏姑娘的皮肤就很粗糙。

  说油茶树浑身是宝,不仅是茶油精贵,茶油果的外皮也有消毒、去渍等功效。“茶油果的外皮有很强的消毒功效,以前产量少,我们都是直接回到地里,作为有机肥。现在我们把它开发成洗洁粉等产品,也深受市场欢迎。”王世武介绍,油茶的功效很多,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宝贝,“中国传统上有很多用法,我们以后将结合传统工艺开发出更多适应市场的新产品。”


  从等收购到走电商 原产地与消费市场对接


  种出好茶油,要卖出好价钱,还得有自己的品牌。

  “咱们这到处是连绵的青山,甘甜的泉水,油茶树从开花到结果要经历整整一年的时间,真正的是集天地精华、山间灵气。”戚家乐指着眼前的青山绿水说,“这就是咱们最好的品牌。”

  由于吴家镇的油茶基地沿竹根河而建,加上四周青山环绕,以“茶西河谷”命名的品牌,主打生态有机,深受精品超市、高端生鲜平台的青睐。

  “吴家店镇离天堂寨不远,又有天然的西庄温泉,很多人来这里泡温泉、吃土菜。镇里出产的茶油、有机稻、猕猴桃自然成为最受欢迎的伴手礼。”戚家乐说,大别山物产丰富,很多来天堂寨的游客都会购买一些土特产,但却缺乏可靠的电商平台。


  为了确保产品的来源和品质,将原产地与终端消费市场直接对接,提高农户收入,金寨县在乡间设立扶贫驿站,搭载电商、社保、就业等多种扶贫方式。百姓可以将自己种植的土特产拿到驿站,由专门的运营团队,借助统一平台的规模效益,帮助农户把自家生产的农产品销出去。扶贫驿站还开辟有展示展销场地,方便来天堂寨旅游的游客体验购买。“以前都是在家坐等收购,现在通过电商,山里土产居然成了紧俏货。”张再帅笑着说。


  “我们现在说新零售、消费升级,生活好了,大家最关注的就是健康,都愿意吃到自然的东西,真正的好东西不愁卖。”王士武告诉记者,现在厂里出产的茶油根本不够卖,“所以我们现在想的已经不仅仅是种植,而是发展油茶加工产业,县里将扩大油茶种植基地,同时延伸产业链,发展油茶深加工。”


  依托自然禀赋,不仅是有机茶油,吴家店的有机水稻等绿色生态农业都做得风生水起。“比如我们稻鸭共生养的鸭子卖18块钱一斤,而普通鸭子只能买几块钱一斤,普通的稻子1块3一斤,我们的有机稻最高能卖到30块钱一斤,这就是生态的效益。”王士武说,金寨要脱贫,不是走污染老路,而是充分利用这里的青山绿水,让绿色生金,“这是咱们老区的特色脱贫致富路。”


  “八山、半水、半分田”,在过去,多山少田的地貌,是让金寨贫困落后的原因,如今,却成为金寨“绿色脱贫”的资本。利用“绿色资源”扶贫,实现“生态美,产业兴”的两全其美,乡亲们背靠着大山,就能吃上生态饭,挣上绿色钱。